木舟渡海

如果我能有一个储思盆,那就可以把所有想要反复回味的事情完善保存。

【乐王/8H】苏黎世夜谈

“那是一个暴雨的日子,百花当时客场比赛输给了微草,张佳乐外出用餐回程途中,总觉得有人的眼神在盯着他。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懒散得让人想拍醒说话的人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响着。

 

“喂,这是什么情节!”张佳乐翻白眼抗议,就知道叶修不会说什么正常的故事:“谁暴雨还外出用餐?”

 

“你吐槽的是这个啊?”叶修疲懒地说着,张佳乐的大脑到底是怎么长的,正常应该先吐槽自己被当作小明使用吧,他无言地看着正坐在他面前的张佳乐:“这什么,‘夏天就要消暑讲恐怖故事’的破事是谁发起的?”

 

众人正围坐在一起,中间一张矮几只放了一支旅店的紧急手电筒和一盘众人这几天几乎要吃到吐的面包,一边的双人大床上──张新杰正姿势良好的呼呼大睡。

 

“我觉得挺有趣的不是?要我说应该让我第一个说啊。我可有很多精选──”黄少天并不甘寂寞,他说话速度快,声音也响,让离床边最近的楚云秀不时转头看向睡得深沉的张新杰──这可还真能睡。黄少天话讲一半就被坐在他旁边的叶修拿一边矮几上面包塞了嘴,吵得慌,他头疼。而一边的唐昊和孙翔正不约而同地翻着白眼,到底谁能来把黄少天这个人带走,被这个人的多话荼毒了他们整个职业生涯也真是够了。

 

楚云秀不禁好奇问道:“你们说张新杰如果时间到了,却因为某些原因没睡觉会不会直接倒地睡着?”

“不会吧。”喻文州平淡的说着:“他通常会直接拒绝那种‘某些原因’的产生。”

“那今天是为什么?”晚到的李轩疑惑地问道,现在他们众人拥挤的待着的地方不就是张新杰的房间吗?

 

黄少天被那干硬的面包堵得不行,不想浪费食物而堵了整张脸鼓起来,还一边想讲话,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全被面包糊在嘴里了,最后他灵机一动的伸手进上衣口袋拿出一张卡──显而易见,房卡。

“不是吧,神烦前辈你这是……盗了张新杰的卡,想对我们的奶爸做什么?”方锐语气夸张,更甚是翻起自己的衣裤袋,无视众人鄙视的神情,找出了房卡之后吁了一口气。

黄少天想说什么,但嘴巴里依然还没清空,就被一旁的叶修打断了:“你们听还不听?要不散了吧。”散了他正可以回去睡觉。

“听!”苏沐橙眼睛亮亮的正期待着,鬼故事呢。

“好吧,好吧。”叶修搔了搔头,无奈地说:“刚刚说到哪?张佳乐在路上因为得了亚军很崩溃?”

 

肖时钦推着眼镜:“张佳乐外出用餐回程途中,总觉得有人的眼神在盯着他。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语调竟是学得半分不差。

 

一旁李轩似乎被戳到笑点,歪着身子,全身都在抖──笑的。而他旁边的故事主角正在考虑要不要把领队敲晕。

 

“记性真好。"叶修轻描淡写地称赞着,然后继续说道:“──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这时候的他早已有许多粉丝,人的目光他早已习惯。说起来,因为这次输了比赛,他心情特别不好,这生涯第二次的亚军让他想找事情发泄,即使滂沱大雨也阻止不了他想外出暴饮暴食的情绪。只是老一辈代代相传的经验,都告诉我们人在运势低的时候,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你说清楚谁运势低了?那次我拿了MVP。”张佳乐忍无可忍地说,要不要一直提亚军的事了!

 

“哟,哪次啊?”叶修明知故问,然后继续说道:“一人承担两人的责任,张佳乐无力回天,发狂的战到了决战却还是被打败了,可怜啊。”

 

谁都知道叶修提的第五赛季,只听他继续说:“……所以,顶着滂沱大雨在归途的张佳乐就碰到事儿了。”

“先是那破伞根本无力承受那暴雨刮风,荣耀的退役了。”几个关键词让人皱着眉头。

“他走在路上淋成落汤鸡,就在这时却被人注视着,他神奇的小脑袋并不觉得奇怪,就是这个错误的感觉,让他后来碰到了终身难忘的事儿。”

“淅沥哗啦的雨中,夜晚的视线特别差,雨声遮蔽了几乎一切声音。张佳乐走在路上并不知晓后方有身影跟着他,暴饮暴食完的他觉得肚子有些疼,雨水又以令人不愉快的方式打在身上,长时的暴雨让气温骤降,他忍不住抖嗦着身子,他加快了脚步,想尽快回到旅店。”

“就在他抖得不行的时候,后方的身影逐渐逼近,但他毫无所感,简直是迟钝的不行。”

 

“等等、你说的屁话,那天哪有下大雨。而且你是在那里偷窥了是不是?”张佳乐突然说话打断了叶修努力营造的惊悚感,说的话却让众人目光嗖的一下集中到他身上。

“唉唷,还真有其事啊?那身影是谁?你的跟踪狂吗?”黄少天早已嚼完嘴里的干硬面包,好奇地说道。

坐在张佳乐右侧的王杰希却没有将目光集中在张佳乐身上,他看着叶修,似乎是在思考张佳乐的话。

“我还用偷窥你?”叶修毫无义气爆料着:“老孙,多好的消息来源。看看你,什么事情都和他说嘴。”

 

“我们要听故事,行不行不要一直打断。”楚云秀没好气地说着,她和苏沐橙不知道什么时候挽起了手臂。

张佳乐住了嘴,他还是不要扫两位女士的兴比较好,反正,什么都可以‘之后再谈’。

 

“小事情,我刚刚说哪了?”叶修说完,拿着塑料瓶喝着水的孙翔突然一口水呛住,用力的咳嗽了起来。喻文州拉开了矮几下的收藏袋,掏出了一副抛弃式耳塞──那兴许是旅店位了睡眠障碍的客人准备的,众人知趣地递到了楚云秀手中,这下张新杰的问题解决了,孙翔咳得再大声也无虞。

 

肖时钦不以为意,这次简短的说了,模仿叶修低沉着声音:“后方的身影逐渐逼近。”

 

“喔──是了,明明看来是缓慢的移动,那身影却越来越靠近他的身后,张佳乐一直走着,直到身上的手机响了,他啐了一声,并没有拿出手机,雨下得这样大,拿出来可能就报废了。他只能急急的跑向了一边已经没有车的公交站的亭下,停了下来,而此时公交亭下的他才注意到不远的地方有个细长的身影,正缓慢的步行着,他撇撇嘴想着:‘怪人’,甩了甩身上的水,从胸前的口袋拿出,幸好他手机还包着一层壳,皮质的夹克也不易湿,倒是没什么问题。”

 

“里面队友正问着什么时候才回,明天回程可是一早,张佳乐不由得抱怨了一番,期间抬头瞥了一眼,只觉得那个人走得越来越靠近公交亭了,但天色昏暗并看得不是很清楚。”

 

“远远的,那身影处传来了说话声,雨声干扰了声音,只听远远传来‘乐──佳乐……’那断断续续的声音像是在叫他的名字。看见对方手上拿着个类似瓶子形状的东西,未免是黑粉来个泼酸什么的,张佳乐想着,就没理会那个叫他的人,转身离开了公交站,他走的快,但身后的人却缓缓地靠近了他,明明看起来走得不快,却越来越靠近,他只得拔腿狂奔,而身后的身影却也开始快速移动起来。”

 

“然后呢?泼酸了吗?”唐昊漫不经心地问,他的黑粉也不少,是不是应该借鉴一下张佳乐的逃生方式?

 

“有点耐心,小朋友。”叶修在唐昊皱着眉头的情况下继续说:“跑过了三四个街区,那身影总算是在他身后了,一个怪怪的硬物顶在他的腰后,对方开口说道:‘跑得挺快的’。”

“张佳乐脑海中跑过一百种上新闻的方式,这种是他没经历过的,被黑粉桶死什么的,他背对着对方举起双手说道:‘你想要什么?’他就怕对方只想要桶死自己。”

“周围黑暗,雨声淅沥哗啦的嘈杂,唯独没有人说话。良久,张佳乐发现身后的压力没有了,一把伞放在了他身旁的公共座椅上,而那个人影却又远了,恰巧停在附近一家还未关店的药房旁边,他嘟哝着,想着必是自己搞错了,对方是好意。”

 

“什么啊,还以为会泼酸。”唐昊无视众人的‘你和张佳乐多大仇’的神情说着。

 

“只是这个像是好意的人,又在他打起伞之后坠在了身后。他开始怀疑自己碰到了什么怪人,但距离旅店也就剩下十五分钟的路程,横竖看起来对方也没坏心。”

 

“难道是什么妖怪?”楚云秀小声臆测着。

“如果是跟踪狂那一定很可怕的。”因为长得漂亮,曾经家境贫困,住的地方龙蛇杂处,苏沐橙倒是碰过,她说。

 

“我一汉子怎么会有什么跟踪狂。”此时张佳乐反驳了苏沐橙的观点,而一旁不知道谁说了一声:“难讲。”

 

“结果那神秘的人又跑了上来,这次抓住了张佳乐的手,然后在他身后说道:‘你是不是病了?’,那握住他的手非常温暖,只是这谈话内容让他忍不住回身──就在这时,力道太猛的他一回身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

 

“我知道!嘴巴!裂嘴女那种!一张血盆大口准备吞噬他!什么温暖的手都是诱饵!”黄少天打断叶修胡乱安排剧情。

 

“这都什么老掉牙。”缓过来的孙翔翻着白眼吐槽黄少天的了无新意。

 

“咳咳,近在咫尺的──一双明显大小有异的眼。”叶修说完眼神飘到了王杰希身上。

 

“那大小眼妖怪正打算和张佳乐来个友好交流──”叶修说一半就被对面的张佳乐拿面包砸了过来。

 

“你说谁妖怪啊!”张佳乐忍无可忍:“最好是老孙这样说。”

 

“再难吃也别丢啊。”叶修接过面包,放回了桌上的盘子:“一转过身还以为是恐怖粉丝或是什么可怕的神经病,结果居然是刚让自己吞下败仗的后进。在他输了之后实在不想看到他,这个令他始料未及的改变打法成功打败他后,居然还毫无眼色,跟踪狂一样跟在身后给人添堵,不是怪物是什么?”

 

“可怕。”周泽楷突然发声了,他觉得王杰希可以这么快转变打法,是个可怕的选手,只可惜太过精简没人听得懂。

“是吧?”叶修乐得回答。

 

众人无言以对,到底哪里可怕了?这故事不就是张佳乐没事瞎跑,淋成落水狗,然后人家王杰希看到了好意追上去,却被当作黑粉──嗯,细思起来是挺可怕,做好人还不行了。

 

“不恐怖,你讲什么破故事,就王杰希有什么可怕。”黄少天哇啦哇啦的说着:“就说还是我来说鬼故事比较可怕。”

“不行,我都讲完了,当然是由我指定人选──就可怜的好心人大眼好了。”叶修说,他决不能交棒给黄少天,会有被旅店投诉的风险。

 

突然被众人注视的王杰希眨了下眼,他说:“先说了,我可没有像跟踪狂,虽然他真的有拔腿狂奔。好了,接下来是鬼故事吧?”

 

张佳乐无言地看着王杰希,这什么解释,不是更混乱了。

 

顶着苏沐橙失望的神情,叶修耸耸肩:“不可怕也没办法,哪有什么可怕的事?吃不饱?”

苏沐橙愣了一下,终是点了头:“那的确比较可怕。”

 

然后众人接着听王杰希的恐怖故事。

 

王杰希说了个七旬老翁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山村妇女,还正在生孩子,结果生出来的孩子一出生就会走路,而且还时常用阴暗的眼神看着变成女人的老翁,说:“看看你,就该让你生看看孩子,你老婆都生到死了,你还嫌晦气呢。”

孩子总是在所有人面前显得十分乖巧正常,但却唯独在老翁面前神神叨叨的,说出一些只有老翁和已死的第一任妻子才知道的事情。老翁憋屈的过着日子,他的丈夫对待他的方式动辄打骂,而且想要做的时候就抓她的头发压上来──彷佛他以前对第一任妻子那般。

 

“──他总觉得这个孩子就是他已死的妻子,是来对他报复的。”王杰希说。

 

“难道不是吗?”现场多半的男性都被故事给弄得恶寒,发声的是楚云秀,这个故事挺有创意的,女性同胞表示毫无压力。

 

“老翁就这么几乎过了一生,变成老太婆,某天她病倒了,在病床边,那个已经长大的恶魔孩子凑近他说:‘你以为我是素云吗?我不是。你不知道吧,你的孩子都是我的。’这话让几乎过了一辈子都要想不起来自己曾经是个男人的老翁瞪大了眼,那孩子接着说:‘素云本该嫁给我的,但被你折磨死了,你个没种的男人──我就要眼睁睁的看着你养我的孩子,然后不知道我睡了你所有女人。这还不够,我向所有好的、邪恶的祈求让我亲眼看见,不管哪一辈子,让你被如你一般的人对待。我成功了,不是吗?’”

 

“孩子继续说着:‘看看你的样子,都快忘记自己是男人了吧?委身于向恶魔般的男人身下滋味如何?’”王杰希说完,顿了顿:“说完了,可怕吗?”

 

“妈喂……”方锐满身鸡皮疙瘩:“是个男的都要浑身鸡皮疙瘩吧。”

 

王杰希的故事恶心坏了一群男人,众人都想,他自己不觉得渗人吗?

 

女性同胞倒是觉得大快人心,楚云秀兴致来了,一个恋爱脑:“那老翁什么反应?传说中的素云呢?她会和长大了的男孩再相逢吗?”

“老翁被气死了,临死前她想着,别再来一世了,就让她魂飞魄散都好。”王杰希说:“后面的故事也就没有了。”

“吓死人了。王杰希你行。”黄少天说完忍不住抓了眼前的面包嚼了起来,硬点好,正好解除压力。

“就说了,大眼吓人吧。”叶修散漫的说着,压根不像觉得可怕。

“可怕。”这回总是和叶修唱反调的孙翔也认同了,说了和周泽楷一样的话。

“我就没觉得哪里可怕。”张佳乐撇嘴。

 

虽然对女性队友来说不是恐怖故事,是个好故事,然而对男性队友而言却是个恐怖故事,倒是众人都不想再听什么恐怖故事了。

 

方锐也不知是借机报仇还什么的,用力拍醒了因为无聊打瞌睡的唐昊,然后拉着被王杰希恶心到的李轩踏出房门,浑身恶寒的黄少天咬着面包丢下张新杰的房卡自个窜了出去,叶修伸了懒腰离开,喻文州脚步正常的回了房,周泽楷忍不住上前帮张新杰拔掉了耳塞,然后就和孙翔一前一后回去,肖时钦快步回房,他其实并不想熬夜,而两个女生凑到了一起,讨论起刚刚的故事了。

 

王杰希见状倒是笑了,早点睡不是很好吗?他步出了房间,而张佳乐紧随在后抱怨着:“我才没有像叶老不修说的什么被你吓到。”

 

王杰希点点头,当时的情况两个当事人再了解不过了:“他只是想让大家无聊散伙,就那故事还有什么好听的。”

 

张佳乐的房间就在张新杰的房间旁边,也不知道是不是姓氏拼音的关系。他到自个房门口,拉住王杰希的手。王杰希没有反对,跟着他进房。

一进房张佳乐就环住了王杰希的腰:“当然,可能我有怕你。”

 

“那你跑什么?”王杰希笑出声,两人都因为笑意而感觉彼此的震动。

 

“我那不是──自尊心过剩了。”张佳乐总算承认,牵着王杰希走到床边坐下:“我那时候特别不好受,老孙那样,然后又输了。”

 

“当时撑起百花的是你。”王杰希可以理解,张佳乐身为队长,面对曾经的搭档负伤,开始了一人的疯狂战斗,直到他加入霸图。

 

“我尽力了,但很可惜没拿过冠军。”张佳乐顺势倒在床上,他回想起那天的场景,如叶修所说,当时他的确不太乐意看见王杰希。当然不像叶修说的什么大雨,而王杰希也只是刚好看见他,顺手拿了把伞给他,自此之后,有来便有往。

 

想着,张佳乐滚了一滚,伸手把王杰希也拉得倒在床上,俯身看着王杰希:“你当时改变打法是怎么想的?”

“我接受采访的时候有说过。”王杰希改变打法后就接受过采访,当时说的理由是为了可以赢得比赛,选择了取舍。

“你不怕吗?”张佳乐想知道的是王杰希是否曾感到迟疑。

 “你呢?转到霸图,是什么感觉?”王杰希毫不迟疑的回答他毫不后悔,比起自己的选择,他认为张佳乐放弃了坚持这么久的事情,肯定比他所做的决定更为艰难。

 

张佳乐愣了一下,他看见王杰希弯起的嘴角──他没有后悔。

 

“我想拿冠军。”张佳乐说的话简单得过了头,王杰希听出话中之意,笑着拉下了张佳乐的脖颈,张佳乐乐意的顺从对方,两人的轻轻唇瓣相贴,然后又分开。

 

张佳乐伸手环住王杰希的腰,看着他:“还是早点睡了?”

王杰希没有反对,也没有提及张佳乐该回自己的房间:“那关灯吧。”

张佳乐笑了笑,他起身关灯,黑夜中看向床,其实刚关灯眼睛尚未适应什么也看不清,但只要同处一个空间,他就不会错过对方所在的位置。

 

其实他对王杰希的特别关注,便是从他改变了打法之后。同为队长,赛事中一些经常性的碰面,让他们逐渐熟悉。但自从输了之后,一开始他个人表现得有些意难平,但其实他是十分佩服他,同时也萌芽了些情感,当然当时的他是对此有所谓怀疑,逃跑──有一部份也是因为察觉了这个。

 

他并不曾向王杰希说过他对他动心的时刻,那听起来实在太过于冲动而毫无道理。他是在两人后来的交流中逐渐吐露心声,告诉王杰希他对于他的感觉。

 

长久时间没有感觉到张佳乐的动静,王杰希的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他看向张佳乐在黑暗中的身形:“不睡?”

 

“要。”

 

他快速地爬上床,几句话在肚子里转了又绕,终究没有说出口,张佳乐也不想了,直接伸手抓住对方的手,手指扣上对方的指缝间,俯身吻了上去,碰上的是下巴,在对方没有拒绝的情况下顺着吻了上去,直至纠缠住对方的唇舌。

 

汲取着对方的气息,感受着彼此的颤抖与叹息。王杰希不会说的是,他早就知道张佳乐的想法,并且他从未阻止对方靠近。

 

 

………

 

一早,张新杰疑惑的摸着耳朵,他总觉得他的耳朵有异物感。

这是个未解的难题。

 

 

END

------

很高兴参加,本来有设定一些详细内容,但后来没写。

大致上是:

 

  1. 房卡不是黄少天偷拿的,是张新杰把备用的忘在了餐厅,黄少天拿去一间一间试,但被发现了,最后莫名其妙的众人就因为好奇心等等理由跑到张新杰房间。

  2. 叶修当时并没有在现场,他只是从与几人的交流中发现了些两人的端倪,他其实是在调侃两人,但现场迟钝的人占一半。

  3. 那个雨夜,王杰希在外面发现张佳乐,天气虽然逐渐热,雨也不大,但淋在身上并不舒服,他撑着伞并和同队的人问了备用伞,然后追了上去。然而张佳乐碍于一堆莫名其妙的心里不舒服拔腿狂奔,而王杰希跟了上去,之后便发生了一些事情。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