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舟渡海

如果我能有一个储思盆,那就可以把所有想要反复回味的事情完善保存。

【周all】棋盘 03

由于病中惊坐起,内容短小。


03

 

周泽楷坐在围墙上,他总算知道什么叫做‘上得去,下不来。’那正是他现在的写照。爬墙的时候还没感觉围墙很高,等到真的上来了,他为难的看着眼前的高度。而他本来的期望也没达成,从这个角度根本看不到这琴声从何而来,又是何人所弹奏。

 

他摇摇晃晃的打算爬下围墙,回到自己家的庭院,就在此时一个脚步声传来,他一抬起头来,便见到一个人飞快的朝着他的方向跑来,他心中惴惴不安──他这样算是擅闯民宅吗?

 

他有点着急的想要爬回自家,心急总是吃不了热豆腐,王杰希只见墙上的少年一个摇晃就坠了下来,他急忙跑上前,俯身看着摔倒在自家庭院的少年:“你还好吗?”

 

周泽楷摔得生疼,恍神间听到的声音带着担忧,一股微弱的香气围绕在那个人身周,最近才刚出现明显分化的周泽楷懵懂的发现,对方也许是个Omega。他抬头看向眼前的人,那人的眼睛并不是那么平均,可以看出些微的大小眼,但那并不影响他给人带来的感觉,阳光洒落在对方的头顶,透着光那头发闪着浅色的光晕,充盈在鼻间的味道让他有些恍神,那味道芳香如同某种香草。

 

“没事吗?可以站起来吗?”王杰希伸出手想拉起对方,却见少年呆愣愣的,忍不住说道:“你怎么在这?你家大人呢?”

 

这句话让周泽楷回过了神,他点了点头,抓住了眼前那只白皙的手爬了起来。

“他们都不在家。”周泽楷红了脸,对方听到他的话后,流露出的眼神像是看着不懂事的孩子,他忍不住说:“我听到钢琴的声音,好几天。”

 

王杰希愣了一下,难不成他弹琴的声音引来了这个孩子?

 

“我想看看弹琴的人是谁……”周泽楷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王杰希这回真有点哭笑不得,他说:“以后别爬墙了,直接过来。”

周泽楷抬起头看着他:“可以吗?”他的下巴有一道擦伤,渗出了血珠,正好映入王杰希的眼帘。王杰希摸了摸口袋,掏出手帕按上了他的下巴,周泽楷还要躲,他伸出另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别动,流血了。”

 

周泽楷嘶了声,在王杰希按上的时候他才感觉到疼痛。他愣愣地看着王杰希专注的神情,那只扶在他下巴的手莹白而骨节分明,隐约传来的气息让他不想阻止对方,他任由对方拉起他的手,牵进了隔壁的宅邸。

 

“我还没问你叫什么?”王杰希拿着食盐水清洗了周泽楷脸上的伤口,一边说着:“我是王杰希。”

“周泽楷。”他瞇了下眼,碘伏擦上伤口有些刺激。

“嗯。伤口记得不要碰水。”王杰希用食盐水洗掉了碘伏,在周泽楷脸上贴上了创可贴:“好了。”

“谢谢。”

 

“好了,跟我来。”周泽楷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王杰希继续说:“你不是想看弹琴的人?”

周泽楷眼睛一亮,跟了上前,直到王杰希坐在钢琴前打开了琴盖,他才发现,他早就见到了,对方刚才还帮他擦药呢。

 

王杰希──这个刚认识的邻居──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我刚刚弹了一半的钢琴奏鸣曲,接下来这第三章节是最难的。”

 

周泽楷见到对方那双手如飞似的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跳动,弹得又急又快,一曲饱满而激昂的曲调让周泽楷心下大为震动。

 

王杰希弹完,擦掉额头上薄薄一层的汗,无奈的说道:“刚才还是弹错了几个音。”

周泽楷听不出来,他只是炯炯有神地看着钢琴:“好听。”

“是吗?”王杰希看着眼前认真的点头的男孩,弯起了唇角。

 

自这之后,周泽楷只要一听见隔壁的琴声,就会自动跑去隔壁按门铃。

王杰希亦不排斥,周泽楷非常安静,除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时候那惊心动魄的爬墙姿态之外,他无从从他身上找到半点调皮捣蛋。

 

周泽楷喜欢王家的氛围,当时王杰希的双亲经常在家,而他的双亲总是失去踪影。

 

自从他在王家第一次试图帮忙之后,王杰希就开始手把手教他一些生活常识。他从没注意过洗完的碗盘需要烘干或者擦干,他从不知道洗碗盘不能用钢刷,刚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是搞得一团乱。

王杰希看着被钢刷刷坏的瓷盘表情有多么无奈,那神情他到后来都一直记得,哭笑不得却很包容。

 

 

 

周泽楷坐起身,他看着窗外透进来的光线,在王家度过的岁月是他一辈子最美好的记忆。他擦了下额头,刚才的梦境让他再度回想起许多细节,那正是他以前从未直视过的问题。王杰希从头至尾都只把他当作邻家的弟弟,这样的情况他怎么可能喜欢他呢?

 

突然间喉间一阵干渴,他起身喝了杯水,刚放下水杯却一阵晕眩袭来──

 

昨晚送完周泽楷,江波涛一早急匆匆的给老爷子汇报着昨晚的情况,听到了外伯公难得的笑声,他踏着轻松的脚步到了公司,拿过从秘书室的签呈来到了总裁办公室,敲响办公室的门。

 

“不在吗?”里面迟迟没有回应,江波涛推开门,里面一片安静,连灯也没开。他掏出手机,也是没接通。江波涛脑中的总裁行程表快速的跑马而过,这太不正常了,如果他没记错,今天早上11点有个部门主管会议,通常这种每隔一周一次的例行会议的日子,周泽楷都是早到公司看过各部门的每周汇报。

 

手机播出几次也没人接。

 

江波涛走回秘书室,通知总秘书:“总裁还没来,11点的会议如果有变动我会通知你,到时候你在发落下去。”

 

“好的。”

 

 

交代完这件事,他便驱车前去周泽楷家。一路上他担心着周泽楷的“特殊体质”,没发现包围的OMEGA才松了口气。掏出备钥,在打开屋门之后里面依然一室寂静,只是——那个躺倒在地上的非主流少年是谁?

 

少年头上戴着猫耳,身上穿着过大的睡衣,目测还是周泽楷的睡衣——而那张脸,貌似哪里见过……那不就他家表兄弟少年时代的脸!

 

江波涛用力捏了自己的手臂,觉得自己没有做梦。

然后他打开手机,拍下了睡梦中的猫耳少年,发到了家族群组。

 

……

 

他眯着眼睛把玻璃改成不透光,头撞了一下办公桌。这时候一个人走到他身边:“你不出任务了?”

“怎么出?目标人物太难接近了,出入有私家车,去的地点也很简单,除了家就是公司。”他趴在桌上:“而且我整理情报弄了一晚上,现在让我出去?队长你太没良心了……”

 

“也没多少时间可以思考,估计那个药也要发挥作用了。”队长说。

“……至少让我睡一个、不、三个小时。”他有气无力的说。

“那你要不要回房间?”队长说。

他点头,感觉每一步都飘着,这次快两天没睡了,一倒到床就没了意识。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