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舟渡海

如果我能有一个储思盆,那就可以把所有想要反复回味的事情完善保存。

【周all】棋盘 01



如题,天雷滚滚,全文为狗血棋盘骰出来的结果。

不告诉你们我都弄了什么。

ABO预警。

---------------------------

01

 

周泽楷眼睛微红,拉松了领带,颓丧的坐在办公桌前,这事情肯定是有什么问题,他不信王杰希会这样对付自己。

这是他上任以后最大的失误,他从未想过会有人使用这样的手段,不,或者他认为没问题的地方却发生了问题。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江波涛走了进来,周泽楷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无论说什么,肯定都和这件事情拖不了干系。江波涛走到他桌前,本来应该弯起的嘴角并未像平常那般,他显得神色匆匆的,将文封放在周泽楷面前:“你还好吧?”

 

“没事。”周泽楷拿出文封内的材料,他揉了揉眼眉头,一边扫视着纸上的内容,江波涛汇报着:“关于东方新市镇一案,因新条例的通过临时喊停工,可能的损失已经统计出来,预计将如表格上所呈现的数字,若不能在一年内复工,亏损可能会导致资金链紧缩。目前已经做出几个方案,首先,先看第五页——修正条例通过后,提出新的建案资料,在这份里面做了粗略的估算,相关的评估由第三方结构检验机构出具,这楼层高度所需要的强度结构认证如表所示,此作法可能导致的结果是工程完成的时间将有所延宕……”

 

江波涛详细的解说着,这次发生的事情严格来说根本不是周泽楷的判断有问题,本来东方新市镇这个建案在开始之前就已经经过严谨的审核,详细的审查书也已经经过批示,但工程才进行到一半,突然建筑条例更改了,上级领导将这个建案驳回,若不在期限内交出改善,便不能复工。

 

周泽楷稳了稳心神,忽视心中的不适,专注地听着江波涛的汇报,不管怎么说,且不说这工地里的建材会不会因为风吹雨打而锈蚀腐坏,这停工一天,下包可不会坐视不理,这不仅仅是误了工期的问题,甚至和许多人的生计息息相关。那签下去的一份份合约都不是在开玩笑的,尤其因为很多企业出于对周氏的信任,签订的合约多半都是对周氏有利的,其中不乏有一整年只做周氏工程的条约,这让他怎么能轻言放弃。

 

这次风波一起,的确有不少股东不满,部分人认为如果招开股东大会,可能导致这个工程的流产。大家都是业界人士,粗粗思考就可以想到这次的事件可能不是那么简单。同期通过的建案审查书,居然有部分建案的立案内容就包含了此次新下来的条例所要求的规格,而他们身为业界的领头羊,政商关系一向良好,居然没办法得到事前消息,显得事有蹊跷。

 

不得不猜想是否在周泽楷的领导下,有什么地方影响了他们一向良好的政商关系,更甚于是消息流通都有了问题,否则如何解释同期的建案有好几处都继续施工,就他们周氏被勒令停工。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周泽楷焦头烂额,而不仅仅是他,企业员工也都人仰马翻。这次的建案说是他们周氏十年来罕见的大案子都不为过,他们企业一向都质量过硬,这次的事情不仅仅闹上了新闻联播,互联网上一片哗然。这些天才澄清完这些事情,现在公司内部提出的方案也已经列出草拟,周泽楷这个总裁和江波涛这个总裁特助这几天几乎都睡不了几小时。

 

听完江波涛的汇报,周泽楷选定了方案,那个放弃的选项他是永远不可能选,那么--

 

“这个吧。”周泽楷拿起那份新的企划案,这个草拟的方案一点也不完善,但事在人为,补强这个方案就是了。

江波涛露出了毫不意外的神情,但他还是苦笑了下:“我尽快拿去给相关部门下达讯息,这件事情不能再等下去,这次不能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审过了,全部的部门都得一起加进来了。”

说完江波涛看向站起来的周泽楷:“接下来是和下包的说明会了,都已经安排好了,就在今天下午三点钟。”

 

周泽楷看了江波涛一眼,江波涛继续说:“我不意外你的选择,联络都已经发出去了,他们一定会到的,毕竟合约的牵扯非常广,这案子不仅仅是我们近年来最大的案子,可以说是我们有史以来最大的开发案。”

周泽楷重新将领结束好,他看着眼前的数据,接下来这份资料将成为他和下包厂商开会的重头戏。

 

接下来的整整二个月,不仅仅整个周氏都在一片低气压的状况中度过,所有人都像上紧发条似的团团转,即使这件事对于周氏不啻于灾祸,但总算在各部门前所未有的团结情况下交出了成绩。

 

周泽楷握着手机心里难受得要命,照他所得到的消息,推进这项管理条例的更正的正是以王家为首的那派。致使周氏遭逢此劫的的确是他周泽楷,而这一切的发生都是以叶家为主的军系在运作,通过两家的关系,不仅仅让周氏在此次条例通过前得不到半点消息,更加让周泽楷眼睛酸胀的,正是这两家之间非比寻常的关系。叶家为什么如此针对周氏--周泽楷看着屏幕上的数字,那个号码在他手机里,但他从未主动联系过,那是叶修电话号码。

 

叶修毫不隐藏的挑着最让他难受的话说。

 

“你还太年轻了,无法站在王杰希身边,而我可以。”叶修的话彷佛还在耳边,狠狠的刺痛他的胸膛。

 

他承认,他是输了,输在他太没有经验,输在他的天真。王杰希身为顶层红色世家,而且是罕有的Omega,他不可能周围毫无危险,而这也正是叶修所要说的,他周泽楷没办法做到,因为他连自己都差点出事,若非叶修有意透出口风,他连这件事情都将知道的不清不楚。

 

无力的靠上椅背,全公司都在欢呼,他却快要窒息。这是他生涯二十四年中最难度过的一年,身为一个Alpha他总是游刃有余,但这次他狠狠地踢到了铁板。从所有人的质疑中脱身,现在所有人都说他的危机处理非常厉害,但只有他知道,那是因为对方没有一次咬死他,如果下一次没有这么幸运呢?如果下一次还有人有这样的力量可以把他相信的事情摧毁呢?

 

他不能拿上这家业和其他人的生活来赔,那么他只有变得更强,直到有一天,他不再需要畏惧。

 

他翻了下一个来电显示,这个数字是他想打却很少打的号码,来电辨识显示为王杰希。王杰希打来,告诉他关于审查案已经加速通过,让他不要担心。才一天,全公司都上下一片欢腾。他知道王杰希的意思,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他做的,叶修自己早就交代清楚了,却独独没有和王杰希说他做了这件事,王杰希才开了口,周泽楷就表示他知道一切都不是王杰希的错,对方停顿了下,关心了周泽楷,希望他接下来能够休息,他看到屡次出现在荧光幕前的周泽楷不仅瘦了,气色也不太好。

 

周泽楷多想要王杰希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才来的电话,如果那是如同平日的关怀,那将使他多么振奋与充满信心。

 

这样的情感又是从何而起的呢?周泽楷站在洗脸台前,看着镜子中略有消瘦的自己。如果十二年前他不要碰到王杰希的话,这些现在也不会深深刺痛自己了。

 

但是,无论如何,他一点也不后悔碰到王杰希,当他听见他的声音,人群中就他的声音最清朗,他会循着那声音,最终一定会找到他的身影,如此显眼,伴随而来那清新的气息,在众多信息当中,显得最为独特。

 

一阵开门声阻断了他的思考,这肯定是江波涛,身为他的特助以及表亲,他也有一副门卡,乃至于外面的物业也不会阻挠他进入。

 

江波涛才一进来就感觉到一股压抑,那是来自同种的Alpha的信息,周泽楷身为Alpha有时候气势让同为Alpha的他都感觉高压。而这一切都来自于二个月前的事件结束之后,当一切敲定了后,周泽楷的气味都让江波涛有些难受,Alpha本就不是那么喜欢别的Alpha的气息。

 

“你要不要休息几天?这段日子够辛苦了。”这次的事情所有人都不好受,身为负责人的周泽楷责无旁贷,他是里面最为辛苦的,不仅要说服股东,还要安抚下包厂商,这对于周泽楷都不是轻松的事情,事实上周泽楷的短板正在此,但这次他处理得非常得宜。

 

周泽楷擦干了脸,看向也是有了倦意的江波涛:“你休假吧。”他已经决定了,再累,好好地睡两晚也就过去了,而他还得更加勤奋,只有这样,他才能够上那所谓的资格的边。

他不觉得有什么辛苦,为了那个目标,他不会休息,他不能休息,他怎么能够休息呢。江波涛退了几步,这种感觉只有他面对某些厉害的前辈才有感受过,他的气息都被调动了起来,明明就累个半死,却亢奋了起来--那是战斗欲。

 

江波涛心里有些崩溃,一边退出房间,说着他要去休假了,不管有事没事他要休一个星期,接下来的事情他会交代给总秘书,所有的事情他都不烦恼了。这种累得要死还被激起战斗欲的感觉,和透支生命也没有什么不同了,周总裁死不了,但他江波涛快要死了。

周泽楷应了江波涛的假,便见到江波涛逃难似的跑了。他第一次搞不清楚江波涛为什么会有这些举动,从来江波涛就不会让人不懂他在做什么,也许江波涛是真的累了才会如此。

 

这件事情过了二年,如今倒是周氏为人津津乐道的事情了。二年前这件事情造成了公司一部份员工的汰换,部分员工见事不妙自请离职,而剩下的员工也许是因为共患难过,如今几乎所有部门之间的交流都是良性的,公司稳健成长,那个周氏史上最大的建案也完成了,由于建筑质量良好,二年内售屋率达到五成五,周氏陆续又在附近开设了商场及相关设施,更甚的是不惜成本铲平了一块地,什么也不做,只种花种草,弄了一个像公园般的地方,也因为人口众多,见有商机,不少铺面也跟着销售出去,更是有了几个在这里居住的医师直接在这里开了诊所,整个庞大的小区的生活机能非常好。

 

周泽楷的决断无异是成功的,除了周氏收获众多,周泽楷也收获了掌声。

 

“总裁好帅啊。”公司员工互相传送着照片,这期的商业龙头杂志专访了周泽楷。

 

江波涛到了秘书室,就见到一些‘小蜜’们正在对着周泽楷的照片舔频。

秘书室无论ALPHA、BETA、OMEGA的表情都差不多,江波涛真是内心一团糟乱,他都进来了这么久,楞是没半个人注意他,再看到秘书室一旁挂起的周泽楷周总裁的大海报,他脸上的笑容都快崩了。

 

还是总秘书长先发现了站在门口的江波涛,总秘书长是个女ALPHA,而且已经有标记的OMEGA了。江波涛无奈的说:“大家关心领导可以,但上班时间还是多注意公事,事情办得好了,也才能得总裁的赏识呀。”

 

这话让刚被秘书长聚集起来的‘小蜜’们总算提起了劲,有几个眼睛都发亮了。江波涛早就觉得周泽楷的‘魅力’在这两年里暴涨得太厉害,且不说BETA、OMEGA,那几个眼神发亮的ALPHA是怎么回事!他有点崩溃地想着难不成除了OMEGA和BETA,如今他连ALPHA也需要挡了吗?

 

他糟心地想着,快快地传达完,就跑回总裁室。

 

他有些哀怨地看着周泽楷那张脸,然而周泽楷只会无言地看着他,看着多无辜啊。周泽楷自己也很困惑,他也发现了不寻常,但是他却不知道因何而起,只能消极地离人群远一点。江波涛也曾因为周泽楷给他的压迫感要求他做过检查,但没发现他有什么异常,周泽楷健康得很,信息素的量也属正常。

 

事到如今周泽楷的信息素也不像二年前那件事情结束后那么夸张,每年的健康检查也很正常。然而不正常的是,周泽楷的吸引力似乎变得很大,尤其是抵抗力最弱的OMEGA的反应更加可怕,上赶着给周泽楷标记的OMEGA不知有多少,里面除了部分对周泽楷的家世、金钱感兴趣的,也不乏有那种彷佛着魔似的表现,简直防不胜防。

 

医疗团队有做过评估,有个猜测是也许周泽楷标记了OMEGA就会结束这个状况,然而周氏不是普通的家庭,周泽楷要标记的对象必定不能普通。家族里催着周泽楷择对象,然而周泽楷说什么也不找对象,江波涛知道原因,本来他是护着周泽楷的,周泽楷失恋也就算了,还是那种情况‘被失恋’,再逼着他结婚,那不是太悲惨了?

 

但如今经过二年的摧残,他不禁有另外的想法,也许寻找一段新的感情,可以是更好的方法。忘记旧情,还能够改变现在这个可怕的现状,那不是很好吗?他绝对不会说其实后者吸引他……他悲惨的想着自己两年来彷佛被太阳的光芒遮蔽的星星,艳遇半个没有,还得处理周泽楷的‘疯狂桃花’,是的,非常疯狂,前仆后继。

好歹他也是个ALPHA,年轻有为,公司政策有部分还是他提出的,但是只要和周泽楷一起出现,没人注意他。虽然身为助理本来就是这种角色,但他自己都同情自己了,由于他一直在周泽楷身边,私人时间非常少,工作时间没人注意就算了,私人时间扑上来找他的也不乏想藉由他联络周泽楷的。

 

他容易吗。

 

为此,他拿着一迭资料审视着。这一迭数据并非人事数据,虽然看着像履历,但却切切实实的是相亲资料。

 

周氏是家族企业,周泽楷成为这个总裁的原因是因为他是个ALPHA。周氏的上一代只有周泽楷的父亲是个ALPHA,然而周泽楷的父亲并不想继承家族企业,自己跑去另起炉灶,如今也是家大业大。而第三代里面,只有周泽楷是个ALPHA,其他的堂兄弟姊妹都是BETA,周泽楷的爷爷自然点了周泽楷继承家业,周泽楷也不排斥。周泽楷的叔伯姑都各自继承了一些周氏的股份,靠着每年的红利倒是活得自在轻松。

 

江波涛和周泽楷的爷爷是兄弟,本来他在别的地方做得好好的,然而他的外伯公为了周泽楷算得精明,见周泽楷在待人接物上的不足,在周泽楷上任一年后就把他招进来。事实上江波涛的确是这块料子,他对于人际关系很有一套。

 

然而这二年他常常觉得自己也不需要了,周泽楷的魅力爆表,就像游戏开外挂。他都怀疑是不是神明对于周泽楷特别宠爱。幸好周泽楷是个判断能力非常正常的管理者,不然依他想谈成什么生意就谈成什么生意的运气,他不晓得公司会跑向哪里。

 

揉了揉眉心,对于这个表兄弟他也算是鞠躬尽瘁。

 

他挑出了几份资料,这些OMEGA都家世良好,各自有各自的才华和特色。

 

突然他的电话响了,那边传来了周泽楷的声音。他突的起身,将资料塞到公文包里,拿了车钥匙。烂桃花们又堵着周泽楷家了,而他的假期也第一百零一次的宣告泡汤。

 

费尽了千辛万苦进了周泽楷家,看着外面状似疯狂追星族的群众,他终于忍无可忍地把相亲资料丢到周泽楷面前:“早在一年前,伯公爷爷叔伯婶姑们就在逼我,都要你去认识这些人,我是拦不住了,况且,你看外面。”

 

就算他是个ALPHA,有办法转移众人的疯狂,但这状况屡屡发生,有一次还是在危急的情况下赶走了破门而入的‘狂粉’,江波涛也是无法承受了。

 

周泽楷看着面前的一份份资料,无言地看着江波涛。江波涛狠心的无视了周泽楷的眼神:“这些都是世家出身,其中这个,孙家少爷,三代单传,OMEGA。伯公说家世背景都好,而且他也很有才能,他们属于银行家,对于周氏将会有些许帮助。”

 

“其他的你不见没关系,这个是伯公挑的,你必须要见。”江波涛的话还是有点水份的,其实这些都是被他筛选过一次的,他从数据上判断孙家少爷和周泽楷可以成为好的搭配,也许需要磨合,但那都不是问题。

 

周泽楷沉默着,看着眼前的数据他毫无想法。脑中浮现的是王杰希的身影,王杰希一年前订婚了,如今还没传出婚期。这二年内他忙于工作很少见到他,但还是有听到他的消息,听说他和订婚的对象感情稳定。王杰希和叶修也是联姻,是不是当时叶修的案前也曾出现这样一份王杰希的数据。他有时候想,再给他一点时间,他也能成为王杰希联姻的对象。

 

江波涛有些同情地看着陷入思绪中的周泽楷,他知道王家少爷和叶家大少爷联姻的事情,他也知道周泽楷和王家少爷之间认识的经过,但很可惜外面依然吵嚷的‘狂粉’们大幅削弱他的同情,他真希望眼前的男人尽快摆脱这一切。

 

江波涛打了电话通知保安单位,认命地走出去,这么多OMEGA,足够影响到他了。江波涛才走出来,迎面来繁杂的气味就让他无法遏止的躁动,就算不想锁定谁,他也溢出了部分信息素--这些OMEGA为什么不吃抑制剂?江波涛忍着处理了现场的混乱,无论如何,不能放任事态继续下去,不然简直是大型捡尸场。

 

他不知道第几次扒拉着黏到他身上的人,恨不得身上带满抑制剂,一个一个给灌下去。

 

这边水深火热着,里面的周泽楷心情亦是心情沉重,他知道这个状况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也许于公事上一路绿灯,但于私人时间已经严重影响到周遭的人了,可是他就是……没办法做到。

 

他第一次碰到王杰希,那是他们家刚搬到王杰希所住的老城区的时候,他们成为了邻居。父母由于开展新的事业而奔波,由于父亲不愿接下家族事业,彼时祖父无法谅解,他们便举家搬出了老家,自小周泽楷总是一人在家,在老宅时父母在周氏工作经常晚归,而新家……这个新的家于父母而言彷佛只是旅馆,忙完了回来睡觉。幸好父母请了阿姨,倒是不缺吃喝。

 

十几岁的年纪,周泽楷缺了管束,虽然没有因此学到不良的习惯,但欠缺与人交流的他越显沉默,而后养成了现在的性格。当时唯一与他交流甚多的便是住在隔壁的邻居,隔壁的王家。王杰希当时中三,正值中考前,也不常出去,唯一纾压的方式就是在琴房弹曲。周泽楷有时候坐在院子里可以听到隔壁传来钢琴的声音,最后他耐不住内心的好奇,爬上了两家之间的围墙,没敢进去别人家院子,只坐在墙上遥遥望着声音的来源。

 

王杰希的琴房对外的窗正好面对了那道墙,才一转头便见到一个小孩坐在墙上摇摇欲坠,当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跑到院子里。

 

“你怎么在这?你家大人呢?”王杰希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变成带着光晕的褐色,他的神情显得有些忧虑。

 

周泽楷每每想起,都觉得他在那里一定是为了和他相遇。

 

当然,后来被跑来的王杰希惊到摔下墙,他是不会说这是命运的。

 

———————————-

作者有话:

设定了中午12:00发布,大家狗血加脑残配饭。


脑补是可怕的,你造吗,我们楷。

天雷滚滚设定,天雷滚滚人物,一切都是梦。呵呵(我没骂脏话

 

这篇更新不会快,我就没快过。

手速媲美普通玩家内的手残,不是喻文州那种神一般的等级。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