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舟渡海

如果我能有一个储思盆,那就可以把所有想要反复回味的事情完善保存。

【乐王/2H】伴生

【乐王/2H】伴生


祝张佳乐生日大开心🎉🎉🎉


*本篇设定脑洞淸奇猎奇

*非原著向


“听说了吗?”


陆地上消息快速的传播着,这可是个大消息,各族都谈论着。


“要是可以找到,就可以改善后代的品质了。”

“唉呀,那可不是好找的,那老掉牙的传说也不知是真是假。”

“别说,芝兰那帮人也没个证实。”

“芝兰?那些人可不算是。我族内的老者说过,现如今的芝兰都不纯啊!”

“那倒是,他们哪有什么方子能解决血脉不纯?”

“哈哈哈,那是,自个儿都不纯了!”



这话题已经延烧了多日,这会各部族的停战期已至尾声,一个不可验证的消息,由于人心的躁动而广为流传。


他走到哪都能听见这个谣言,说来这还和他有些关系。

“喂,张佳乐,这事你知道吗?”一旁的人说:“你们族中耆老没有说法吗?”

张佳乐撇嘴,那个种族多久没消息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听起来就像是神话故事。虽说族中最老的那个老太婆总是神神叨叨的,说他们的祖辈犯下了不改犯的过错,以至于如今的现况如此糟糕,族群愈来愈沉沦。他是没有感觉到一丝半毫,他们目前还是大陆上数一数二的部族,力量一点也不小。


他伸出手,一股气流将桌上的茶杯卷起,转眼间就落入他的手中,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吹了一声口哨,而他嘴角扬起,有些张扬的笑着:“那不重要,不是吗?”


“我倒忘了,你们的部族可一点不弱,也不急于改善。”那人有些渴望的看着张佳乐握着茶杯的手。


张佳乐往窗外瞥了一眼,满不在乎的说着:“谁说不是呢。”


往他看的方向看去,一群人被绑缚着沿街绕行,沿途不时有人向前面压阵的人询问,而后间或有人被从队伍中拉出,绑缚的绳索的一端被交付给那前头询问的人。


“哎……真造孽。”那人虽然这么说,但口气可显得十分不在意,就像是看到了平常的事,他随口问道:“那都是个什么族的?”

张佳乐随便一瞥:“西边的菟族,那眼都红通通的。”

“我可真羡慕你们族的那双眼。”那人盯着张佳乐的眼说道:“看得远。”

“是该羡慕。”张佳乐起身站到窗边,在对方不解的目光中爬坐到窗台上。

“喂,张佳乐你······干啥呢!”那人话才起头,就见坐在窗台的那人跳了下去,他跑到窗边往下看:“你个疯子!这有十米高啊!”

只见张佳乐下坠的势头突然止住,突然腾空蹿起,那声势让本来在下方注意到的人都骚动了起来,随着高升而来的是隐约可见的绚烂火光,在一阵惊呼与羡慕的交谈中,张佳乐逐渐远离在众人眼中。


不久,一人跑到了站在窗边的那个男人面前,显得有些气短:“请问张佳乐师兄是多久前离开的?”


站在窗边的男人摊手:“我看你是赶不上。”

“又给跑了。”那跑进来的青年叹息着。

“他早发现你了,他跳的窗。”男人拍拍青年的肩,随后离开了茶馆。


张佳乐喜欢腾空的感觉,那是他们种族的天性,他愉快地甩掉了族里的人。他知道那又是大长老那个老太婆派来寻他的,自从那个消息传开了之后,大长老就总召他,要求他出去寻找那个真正的芝兰族后裔。


如果说现下停战期刚开始或许他还会去湊這個熱鬧,但停战期已届尾声,每回的开战期,张佳乐总是排前的对抗异族,哪里还有那个精力分神到那里,他怎可能丢下部族的存亡去寻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幻的神奇种族。


那绕街的菟族就是前例,输掉的结果,日后的生活就是悲惨二字可以形容,被当成物品买卖那是家常便饭。


随着他的腾起,身上窜起的火光煞是好看,但这般好看的光彩也意味着另一层意味--天赋技能。拥有这般浩大引人注目的技能的人一般都带着极强的攻击性,技能较为弱小的见了多半因此绕道而行,因此一旦起了纷争也是十分的惊人。

他以极快的速度划过天际,一个奇异的声音传到他耳中,他从未听过,在如此高空也能清晰听到的声音,却仿佛在耳边跳动的微弱心跳声般的声响,像是他天生就该知晓的,指引他去寻找。

“难道是一种未知的技能?”张佳乐喃喃自语,可以明确地影响他的技能可不多,一般只有天赋等级同级以上的的才能造成这种结果。


以他的视力可触及的范围根本见不到任何一个人。


这除了引起他的好奇心,更重要的是,以他族内数一数二的排名,如此强大的对手是不能忽视的,也许下一次的开战期就会碰上,若能在休战期先探探对方的底,那就能增加我方的胜算。


“张扬。”望着离去的火光,孙哲平说。

“老是这招,都几年了,老套啊。”在他后方另一人懒洋洋地。

孙哲平睨了眼他,看向周遭羡艳地看着离去身影的众多眼神: “也就你觉得。”


叶修笑笑: “我说的实话。”

“好吧。”孙哲平也没有打算否认,这人众所周知是个讨人厌的家伙,战绩辉煌。

“老孙你够实诚。”

“······你脸皮还要不要。”

“我从来就是很有脸。”


这边两人扯皮着,而张佳乐顺着感觉找了一会儿,他心中有些空落落的,本来听见的声音突然消失了。他才发现他已经走到边防,这座城属于中立地带,城内一切事务由每次开战期时的前几部族共同议定,在这中立地带,争执的获胜者不能拿走任何东西,无论生命财产。


而出了这地域,异族踏入其他部族若无经过许可,视为挑衅,生命财产无法获得保障,严重情节者更可能成为部族之间战役的导火线。

他失落的席地而坐,再往前就是琅族的地界了,虽然他半点不惧,而且现下还是停战期,但他不想有什么意外,琅族和他们部族可算不上友好,这个季度过了后不知道势力又要怎么变动了。


这‘芝兰城’以外,尚有四座中立城,他们部族离这芝兰城最为靠近,早期命名时似乎就是由芝兰族为名,一个消失的种族,传说中芝兰族有改变血脉纯度的能力,最早有几大追随部族,他们炎族就是其中之一,而随着芝兰族的消失,几个追随部族逐渐凋零,最终只剩下了炎族。


每每从大长老唠叨的内容都和这个部族有关,虽然其他部族似乎没有记载,但他们部族里却是一代一代经由口述传了下来。他们炎族背叛了芝兰族,造成芝兰族不小的损伤,而后芝兰族退出了大陆历史,在所有人都预料不到的情形下,整个种族毫无预兆的消失了,就像本来就不存在似的。


炎族背叛芝兰族的历史原因已经不可考,整个炎族后代都听过这个不清不楚的故事,不少人都只当作传说,并不当一回事。但族中保留传承的大长老并笃信这一传承,口述传承明确的指出炎族祖辈对于芝兰族的背叛,而这一背叛导致的并不只是族人再也无法纯化血脉这么简单。


炎族人自从芝兰族消失后才发现,芝兰族对于炎族人真正的意义——受芝兰族认同的炎族人如同被祝福的天之骄子,所有能力都大幅上升。

零星的记载中的确有提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人物,这些族人的记载无一是在芝兰消失之后。


张佳乐一无所获的回了部族,刚到部落出入口就被长老殿的人抓回长老殿。

长老们坐在殿内,居然全员到齐,这可见不是一般的动员。


张佳乐疑惑的看着,大长老发话了:“还站着做什么?坐下。”

“好了,现在开始议定。”大长老在张佳乐坐下后缓缓地说着,不知道为什么张佳乐觉得大长老的声音里带着雀跃的味道。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芝兰族与我们炎族的故事,而最近芝兰的踪影似乎出现了。”大长老说完几个长老就激动了起来,长老殿的长老以大长老为主一个比一个笃信芝兰的传说,即使在炎族的历史中有一大段时间对于芝兰两个字都是讳莫如深,几乎流失了很大一部份的记载,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只有一代代的长老以及孩童才全盘相信着芝兰的存在,前者是对于祖辈长老们的口述传承笃信而且用毕生的精力在坚持,而后者只是年幼无知而已。


张佳乐可以明确的说自己对于这种事情毫无兴趣,但长老们不会放过他,传说中有一个说法,可以和芝兰族缔结最深的关系的无一不是族内数一数二的人物,那有时不仅仅是简单的认同,有时是挚友或者更近一步——爱人。


也可以说这个说法是让张佳乐对这个传说最为不以为然的理由,如果真的是强大的人物,何须什么人的帮助。退一步说,为何只有强大的人物才受芝兰的青睐?难道这不算是一种利益结合?如果是因为这样获得的力量或感情又有何意义?


张佳乐这么想,如果真有芝兰,要不是因为他们拥有了这种举世罕有的天赋却又没有自保的能力,何来全族消失于历史中?


他对大陆上这个传说如此不以为意的原因也在此,他也许很有天赋,但他也足够刻苦,他从不觉得力量的获得可以是不费劲的,他显赫的战功从来不是靠谁获得的。只是他也不会去阻止长老们去追求,这些老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每一个都是战功斐然,可以说现如今的主战力能够顺利且健全的活到现在这些长老功不可没。


“都决定了还叫我来做啥呢。”张佳乐忍着头痛。


“那不一样。”长老们异口同声的说:“作为我们长老殿的后备成员这是你的责任。”


张佳乐带着这种责任被赶出了炎族的领地,长老们不知道策划了多久,居然拿出了所有部族的一级通行令,这种东西一般只给部族友好的人,但——张佳乐一点也不懂,但他此时已经踏上琅族的领土,沿路碰上的琅族只要看见他手上的通行令,对他的到来就变得毫无排斥。


手上持有众多部族的通行,他本该先去较为友好的部族领土,但他突然就想起不久前的经历,那个仿佛在耳边响起的心跳,就在琅族的边境消失了,鬼使神差的他就来到了琅族的领土。而自从来到了琅族的地盘,他没有一天是睡得好的,他体内好久没有大变化的天赋技能以一种奇怪的增减方式跳跃着,有时幅度大到他以为自己又回到幼年期。


这种奇怪的情况让他心绪浮躁,每每增长得太过头时他总能听到一阵他连做梦都会听到的心跳,那声音总能很快得平息他得躁动,也让他极度想要找到那个心跳声的来源。


寻了几天他都没有找到,就在这天他在郊外休息时,又听到了这个声音。他跳了起来,即使都像是在耳边的声音,但他总感觉这次就在近处,他毫不犹豫的起身,清除了附近的障碍物,他有预感,他找了多天的来源将要现身。


顺着他的感觉他走到了一处泉水,泉水里站着一个身影,乘着月光,张佳乐很想说他不是故意跑来看一个男人沐浴,但他的眼力太好了,而且他才看了一眼,目光就移不开了。那本在耳边的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自己的心跳。他呼吸一窒,对方注意到他时,他为了逃避那目光,忽地身上窜起许多火光,如一道闪亮的光轨跑了老远,直到两天后他才后悔了,因为他总想再见到那个人。


他可不知道他这个跑走的状况,多让人误会——多像落荒而逃。


王杰希看到了那个飞走的身影,那般的火光,只有祖辈记恨了几代的炎族才有,而这般的色彩斑斓,可以见得不是一般的族人,那可以说是能成为族里的中流砥柱了。他迈出步伐,周围的植物搭配着他的动作,拾起了他放在岸边的衣服,他顺手接过穿上。


他们芝兰并非像大陆上传得那么奇特,但一夜消失对于他们却是不难,只要有绿色植物在的地方他们可以轻松得达成很多事。他们多半隐匿在山林,但却不是不离开山林,唯一的要求只有不泄露族的所在地。

他这次就是出来处理‘意外’的,这次一个族里的小朋友不小心泄露了身份。他负责找到这个小朋友,并带他回到族里。没想到人没找到,却在此时发现了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炎族,他脸上神情有些严肃,这琅族和炎族一点也不友好,但此时却在琅族的地盘发现了炎族,他开始评估现在的状况是不是变得有些艰难。


他知道芝兰族对于炎族有种难以抵抗的吸引力,他们芝兰族可以增强炎族的力量,这在芝兰人尽皆知,而炎族对于芝兰也有类似的效果,只是炎族不知道,芝兰人一般不太动手,而这也导致了多年前炎族人对于他们的背叛,拿着珠宝而招摇过市的结果可想而知。


他谨慎的评估着,最终撤离了所有在琅族领地的族人,他不知道自己看到的炎族人是什么原因来到敌对阵营的领土,但他猜测和他们芝兰出现的传言不无关系。


王杰希留了下来,他想探探情形。

张佳乐留了下来,他想找那个人。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滞留在琅族领地,总有碰面的时候,更何况一个人想查探,一个人顺从本能想要跟着。


一来一往的王杰希知道了张佳乐的到来和这次的事件有绝对的关系,但情况也不糟,他看着眼前甩着湿法毫无防备的男人心中不免起了波澜,对方什么话都说了,这是一个不会隐藏心思的人,他可以发现男人对他的好奇与一丝情愫,也许那是本能,他想。


张佳乐什么也不知道,直到某一天,他发现自己对眼前这个蔓族的朋友发了情,他才感到不妙。炎族人一般不发情,那是只有在喜欢某个对象的时候才有的情况,他们天性喜好自由,一般也很少爱上人,更可怕的是炎族人一般不动情,一动情那就几乎是一辈子的事,但他可不愿意这段感情影响两人之间的关系。


这是他第二次落荒而逃,他只随便的和王杰希说了个族内急招,天知道之前他才抱怨过他被赶出族的理由。

他急匆匆的赶回族内,第一个就往长老殿跑,那漫天的火光竟是其他族人从未见过的浩大远远的居然还像一片红云。他和王杰希相处了二个月,自身的变化他没注意,但族里的人可是都看出来了大长老一见到他就拉着他问:“找到了?”


张佳乐当然知道大长老问的什么,他摇摇头,问了他此时最急的问题:“我们族里曾有移情别恋的案例吗?”


大长老对于这个这个问题毫无兴趣,他摇头否决,但很快一个想法闪过,他有点急了:“你在外面碰到了什么人?你喜欢的那个人——”

大长老还没说完,其他长老突然拍开了门鱼贯而入,其中几个大声嚷嚷:“芝兰大人呢?”


张佳乐还没回答就被几个长老接踵而来的问题弄得脑子一炸。

几个月内他的天赋技能更强了,这在已经成年的情形下几乎没有。

他对对方总想亲近,没来由的第一眼就上了心。

这绝不是偶然......


他心里一动,如果杰希是芝兰,而自己又变得更强,那是不是说明杰希是认同自己的......一想到这个,他就又冲了出去,他心里满是雀跃。


只是自那天起,他找了王杰希一年,而后追了他一年。如果说后悔可以计数,那张佳乐会说他对于自己两次落荒而逃的后悔无法估计。


他在床上死死的压制住眼前的人,死缠着眼前因为他的动作眼里泛起水光的男人。

“杰希。”张佳乐的语气里带着不安:“不要离开。”

“嗯——”王杰希隐忍的哼了一声,感受到体内的感觉他忍不住拱起腰:“我什么时侯先走过。”

“......我以后不走!”张佳乐狠狠的撞了一下。


张佳乐眼中闪着执着与炙热的情感,王杰希看着他再不说话,双腿也缠了上去。

他算是服了他了,一年前被张佳乐找到,这人就从未停止表现他炙热的感情,王杰希知道他无法拒绝他,如果说找到一个伴生的对象很难,那找到一个也同样喜欢自己的伴生对象就更难。


王杰希不想拒绝,他眯着眼感受着身上的这个人的炙热。


炎族人因为大量的资料流失,他们都不知道,炎族与芝兰族本就是伴生关系,尤其是对于炎族人来说芝兰族人何其重要,要不然炎族何苦追随芝兰。而前几代发生的恩怨,说白了只是某一个炎族人对于无法与自己心爱的芝兰在一起而引起的祸事,那个芝兰并不爱他,然而最后一切都失控了。


似乎察觉到身下人的走神,他不满的吻住对方的唇。

王杰希伸手抚摸了下对方垂下的头发,最后将手环上了张佳乐的项颈。


夜还很长。

-------

啊啊,因为太赶结果有点删减了。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