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舟渡海

如果我能有一个储思盆,那就可以把所有想要反复回味的事情完善保存。

[于远]存在感(下)-完

邹远是留了下来,队长都这么说了,身为队员的他自然义不容辞。

邹远只是往家里报了信,说是要训练不回去了。虽然他也是奇怪,既然要训练,何不让其他队员一起进行,当他发现队上的人走到剩下三三两两的,就有些疑惑。

他并未深思,只作于锋是想和自己练些什么新的打法。


邹远没有问他为什么不留其他人,于锋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感觉焦躁。

放松的是他不用做什么解释,焦躁的是邹远一点也没注意到。

若是邹远问了,于锋必然不会隐瞒,对于欺瞒他,他是不喜、也不愿,可只要想到那种状况发生,他不敢保证邹远不会做出逃跑或闪避的举动。或者在他的设想中,这情况发生的机率非常之大。

 

他本想慢慢图之,等邹远发现。

但邹远实在是太迟钝了。 

本来那么敏感的人,在完全把自己当作队友后,竟然没有注意到一丝半毫自己的想法,那或许也是意味着邹远的毫不在乎,于锋多次这么揣度着,即使理性告诉他,这只是面对信任的队友所拥有的态度。正因为邹远这种态度,于锋始终没有明确表露自己的心思。

即使如此他依然想要和他有更多相处的时间,对他来说这也是一石二鸟之策,既可以为了下个赛季增加更多筹码,更可以天天见到他。

 

于锋自认自己很少这么执着,也许很多人会觉得他是个执着的人,尤其在他毅然转会至百花时在记者会上说的话,更是被所有人当作一个证明。但他觉得自己并非他们想象中的那种人,也许他对于自己带领队伍拿冠军有所执着,但他并不认为那是专属于他个人的执着,若说其他职业选手没有这个想法,他是不信的。

每当他试图思索自己对邹远的执着原因,他总说不上来,但一幕幕两人相处的情况从脑海中闪现,也许只是邹远起床时头发乱蓬蓬口齿不清都是那么清晰且活灵活现。

 

百花俱乐部的正式选手基本上都是一人一间房,邹远的房间就在隔壁,也许是因为排水管相连,有时候他可以听见邹远房间传来的水声,直至今日这件事偶尔也成为困扰着他的事情。

 

每当这种时候,于锋就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是个多么平凡的男人。

他眼神放空的感受到一早起来裤裆里的黏糊,多么令他感到颓丧。

 

邹远一早起床随意的抹了脸,刷了牙。套了件T-shirt牛仔裤就走出房间,队长还没和他说要做什么呢,想着,他就敲响了于锋的房间。

“队长!醒了吗?”就邹远所知于锋一向早起,这时间理应起了。

于锋正洗着贴身衣物,脸上表情一凝,他慌不择路似的把贴身衣物丢到垃圾桶里,然后喊着让邹远先去食堂。

 

接着他无力的蹲下身,略带暴躁的看着垃圾桶。

邹远奇怪于于锋略带慌张的语气,在队长门口徘徊了一下,终于还是担心得没走,又敲了门。

敲门声和对方的声音让于锋有些无力,他是很想开门和他说话,但同时也矛盾得不行,最后他洗了手匆忙穿上衬衫,走向门边拉开门。

“队长?还好吗?”一开门,就见到邹远关切的看着自己。

于锋看着对方的眼神,内心叹了一声,装作若无其事的说:“没事。”

邹远疑惑的看着似乎有点毛躁的于锋,队长今天衬衫的扣子扣错一颗,衣服都歪了。

 

“真的没事?”

“可能有事。”于锋嘴角一抿,伸手摸了邹远的头发,蓬蓬松松的,比他记忆中的手感还要好。

 

邹远愣愣的,缩了缩脖子,闪开了于锋抚在左侧的手:“队长?”

“邹远。”于锋被避开了后伸手抓住了邹远的手,凑上前去搂住对方,在邹远耳边说着:“让我抱一抱。”

 

邹远手足无措,他从未见过这样子的队长,呼吸间他闻到对方刮胡泡的味道。

他不敢动,而于锋不想放,将邹远抱在怀中的感觉太好了。

 

……

 

“所以当时你为什么那个样子啊?”邹远刷着牙含糊不清的问着,这件事情始终在他心中留下了点痕迹,那可是他们开始亲近的开端,只是每当他问起时对方总含糊其辞的说着。

于锋拿着毛巾抹着脸,走到他的身后,邹远漱了漱口,吐掉嘴中的泡沫,抬起头来又从镜中看见于锋欲言又止的神情,他认真的盯着对方的脸。

于锋怎么好意思说,邹远一再地询问都让他尴尬极了,从镜中可以见到邹远眼中的认真,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双手环上邹远的腰。

 

“你真想知道?”于锋低沉的声音刮过邹远耳际。

邹远面露疑惑,在这狭小的盥洗室里,这样的姿态总有种被困住的感觉,但他依然略带迟疑的点头。

邹远听到耳边的声音如同低喃似的:“那天晚上我想着你发情呢。”他脑子空白了好一阵,哑然的张了张嘴,对方的手不安分的游移到他的下身碰了一下,他脸上发热,于锋在他耳边说着:“裤裆都一片黏糊了,正洗着裤子,你却来敲我的门。”

 

邹远咬了咬牙:“你这是做什么--”

“那不是你问我的吗?我正回答你。”邹远此时低下了头,于锋从镜中看不见邹远的表情,他嘴角微弯的看着怀中人发红的耳朵,伸手将邹远低下的头抬起,侧着头吻上对方。

 

邹远顺从的张开了嘴,此时他脑子还一片空白着,但身体却已经先行动了。

 

双唇分开后,于锋搂着怀中的人,邹远正睁开双眼,眼中泛起了水光。

“……你不是开玩笑的?”邹远缓过神来后说道。

“当然不是。”于锋无奈地说着:“我骗过你吗?”

“你骗我。”邹远正色说道。

于锋疑惑的看着邹远。

“你居然这么早就对我--”说着,邹远转开了眼神:“对我--”

 

“对你不怀好意。”于锋看着邹远那略带尴尬的害羞表情,接过话头,然后轻笑出声:“小远,看着我。”

邹远不安的看着别的地方,却被于锋转过了身。

 

“我当时就想着,你什么时候可以眼里只有我。”于锋抚摸着邹远的侧脸:“我被你给迷住了。”

 

邹远一瞬间回想起那个夏休期,当时于锋用着特训的借口让他留了下来,之后又用着想了解K市的借口拖着他走过了许多地方,也是那个夏休期,他们变得更加亲近。

 

“所以你之前说的,你被一个难题困住了--”邹远咬了咬下唇。

“那个难题就是你啊。”于锋愉快地笑了,他搂着邹远:“但你已经帮我解题了。”

眼前邹远的脸离得很近,于锋看着邹远的双眼,那双眼中--现在只有自己了。他满足地将头靠上对方的项颈旁,吸嗅着味道:“不好的是我,我承认你对我的指控,当时我也是慌张了,但我决不后悔。”

邹远感受到于锋收紧的双手,听到对方说的话,他想起了于锋那扣错了一颗的衬衫,眼神一软,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拍着于锋的背,就像当时他以为于锋遇到了天大的难题,给予对方的安抚。

“我算是输了你了。”邹远说。

于锋嘴角一弯,就知道邹远心软着呢,他笑得都抖了,满足的抬起头来看向邹远:“我才是呢。”

 

两人相视一笑,互相松开了怀抱,邹远走到毛巾架前,于锋则拿起自己的牙刷,两人交换了个位置,邹远洗着脸,而于锋则漱着口,默契的完成了早起的洗漱。

(完)

 

作者废言:

 

传说中的生日礼物在一年的最后总算完成,码字如蜗牛,是我。

  @哈密瓜苏打里没有哈密瓜  哈哈哈哈好了。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