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舟渡海

如果我能有一个储思盆,那就可以把所有想要反复回味的事情完善保存。

【于远】存在感(上)

第十赛季结束后荣耀世界邀请赛热热闹闹的铺开了宣传,随处都可以见到相关的广告牌或街边大屏幕的宣传广告。


百花俱乐部

再过几天几乎所有职业选手就开始放假了,前几天已经把之前所有比赛的盘都给覆了。

 

邹远看着公开的宣传影片,突然肩膀上被拍了一下。

张伟站在后面跟着看宣传影片,羡慕道:“真好啊,世界级的比赛。”

屏幕上突然闪过了许多人,无论邹远或张伟都在某个瞬间凝神注视着,那绚烂夺目的火光都让他们想起了许多。

 

邹远是崇拜着前队长才进入百花的,当他离开了之后,被迫走马上任的他慌乱了好一阵子,虽然试图支撑起这个被遗留下来的队伍,却是成效不彰。

他从未因为如此改变对队长的看法,作为一个职业选手他很清楚,冠军只有一个,人人都想要,张佳乐追求的东西始终都是一样的。

冠军——他也是想的,那么经过多个赛季的努力依然未曾达成,在赛场上的队长简直是疯狂的。

 

这个赛季进入半决赛的时候,队长依然没有得到他追求的,这个荣耀实在不是简单的就可以得到,多少人于此奋斗。

 

李伟前辈的叹息声传来,他也不是不能理解这叹息,当他面对那些极有天赋的人也总有同样的感觉。

 

“世界邀请赛吗?”走进练习室的于锋撇了一眼频幕道,接着走到一旁的电脑前。

 

开机进入训练软件。

于锋在几人的目光下进入专注的状态,这让本来都处于浮躁状态的众人都走回自己的位置。

邹远庆幸在自己如同无头苍蝇的时候,于锋出现了。队长这个责任压在他肩上的时候,套一句蓝雨的选手郑轩的话——压力山大!

 

这次赛季百花实在是结束的早,为了下个赛季,邹远看向自己的屏幕,认真的开始操作着。

 

于锋刚训练完一个项目,注意到所有人都认真的练习,握住鼠标的手稍微用力了一下,没错,他要赢,为了这个,队友们也在努力。

 

我们要赢!而不是什么虽败犹荣。

 

电竞职业选手,现在的社会风气来说,依然有一部分人瞧不上这行当,他们不会了解,选手的职业生涯的每一天几乎都是以练习开始的。

 

荣耀这款游戏和以往许多网游有很大不同,角色的动作并非只有少少的几项选择,说起来对于操作上的要求比较细节,也因此维持良好的操作状况都要靠练习。

于锋看向一旁的邹远,他的这个新搭档总是很认真的练习。他和张佳乐有很大的不同,如果说本来百花式打法是倚靠张佳乐这个疯狂的攻击手,那么现在的百花战队是没有办法再重现当年的特色了。

邹远比较容易迟疑,他和张佳乐那种坚定而执着的人完全不同。

 

刚过来的时候,他从这个人手中接过队长的职位,他注意到对方彷佛松了口气,而随后也证实了,这只队伍并未对自己有什么反感,而是快速的接纳自己。

 

室内安静的只剩下鼠键声,于锋发现自己的愉快。在这里,显而易见的,自己是中心,当队长也许对于邹远来说是压力,但于于锋来说是愉快的责任,他喜欢手握权力,不只表现自己而已,他想要的是当之无愧的收获感,与此同时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挑战。

 

蓝雨是一个很好的队伍,在那里并不要求迎合别人,在喻队的安排下每个人的特色会被转变为攻击。

 

但在那里有喻队、有黄少天。

 

于锋不想当三把手,不想成为之一,他要成为第一,所以来到这里。虽然前面的赛季结束了,但他依然觉得自己有机会,毕竟这个队伍正在缓步成长。

 

要说唯一的一个困扰,那就是旁边的这个人对自己的态度了。

 

就在于锋盯着邹远看的时候,邹远刚结束了一个阶段的练习,他偏过头发现自家队长正看着自己发愣。

 

“有什么事?”

 

于锋面前的邹远带着疑惑的表情,而于锋回过神收了一下万头钻动的思绪。

“你什么时候回家?”于锋随意扯了话,其实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难不成说他盯着对方想事情吗?

“嗯?为什么?”邹远疑惑于锋的问题:“队上有要趁假期加强训练吗?”

“没有。”于锋又转头看向屏幕。

“那队长什么时候回去?”邹远随口问了一句。

于锋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想什么,最后说道:“不回去,G市太热了。”

“而且我们也可以再练练,如果你没事,不回家的话。”于锋转过电脑椅直面邹远。

于锋看着邹远的脸,邹远却是点开其他视频又转头回去,看着自己眼前的屏幕随意的点了点头随口应和着,而一边还做起了手操,那随意的样子和他初来乍到时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于锋不喜欢邹远像他刚来到百花时的那种慎重其事的生疏对待,但同时,此时面对自己十分自在邹远这般随意的态度却也似乎并非他所希望的,只要一思索这些事情,于锋就觉得有种情绪窜动着。

 

而这情绪产生的原因他百般确认,几度迟疑。

 

他眼睛微瞇起来,邹远没有发现,他用的什么眼神。

他盯着邹远的嘴唇。

曾经几度,他盯着邹远的锁骨。

 

于锋已经确认,他要求存在感,那不仅只于职业生涯。

 

过了好一会邹远将视频暂停,他发现本来在身侧的于锋并未离开练习室,他看了一下时间,跳了起来:“现在是指导练习生的时间了!”他疑惑的看着没有提醒自己的于锋。

 

每周都有一两天,职业选手们会拨空指导,而于锋和邹远都是同一天。

 

于锋不慌不忙的关掉电脑:“今天练习生之间有竞争评比,我们可以晚点过去。”

邹远松了口气,而于锋直起身站起,拍了拍他的头:“也差不多了,该走了。”

 

“好。”邹远缩了缩脖子,不知道是恰巧还是如何,正好有些避开了于锋的手,使得于锋的手只是虚虚的碰上,他站起身,跟上了往外走的于锋。

 

于锋面不改色,只是怎么想的,没人知晓。

 

以下作者废话:

 @作文练习本 据说是你的生日贺文然后没写完还要拖过年了(表打我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