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舟渡海

如果我能有一个储思盆,那就可以把所有想要反复回味的事情完善保存。

【江翔】神奇生物


源于一个神奇的脑洞,不务正业一回。

*OOC注意
*原著向
*耽美注意

孙翔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走出宿舍,这引起也正要走到餐厅吃早点的江波涛的注意:“没睡好吗?”

孙翔的头发蓬乱的翘起了几根,他不太开心的抚着翘起的发丝:“嗯,昨天晚上一直做梦。”

江波涛好奇的看着孙翔,原来他也会睡不好,还做恶梦?在他的想法里孙翔的心思十分简单,就像个男孩,而且还有点熊。事实上孙翔的年纪也还未能够结婚,刚刚跨过结婚年龄的江波涛想着。

孙翔走在江波涛旁边,这会儿刚来到轮回的孙翔是被经理打包给江波涛熟悉环境,也才堪堪过了几天,江波涛不能说完全了解他,却也摸了个大概。

幼稚、尖锐、特别容易被煽动,同时也很单纯易懂。

江波涛明显的注意到了孙翔的特质,有才能却过于尖锐、做事不会瞻前顾后。当然这是许多少年人都有的特质,只是孙翔经过几次跌跤显然也收敛了不少,原来不知道要有多熊,这常常让他觉得孙翔是神奇的生物,不知道怎么养大的。

待人接物这事江波涛做得很顺手,这也许是源于他的家庭教育,也许是他天赋异禀,总之这一特质在轮回也被充分的利用了起来。

“是吗?如果床不好睡可以和我说,我会和经理那边提出申请,都可以更换的。”江波涛不去深究孙翔做了什么梦,只是说道。

“嗯,好。”孙翔还在扯他的头发,漫不经心的回了。

“今天开始就要和小周一起练习,你来的时机也是正好,我们正需要一个强力的攻击手搭配。”江波涛说着,两人正走到餐厅口,里面已经不少人了。

孙翔眉毛一抬,对于江波涛对他的认同显得十分受用,他想,他会喜欢这个副队长的。

江波涛并不计较这熊孩子经常流露的讨人厌神情,他这几天也从对方的脸上看了不少表情,对方就是一个不会隐藏想法的人。

对于江波涛来说,这种人是最好相处的,不需要太多思考如何应对。

两人一走进餐厅就看见吴启欢快的打着招呼:“这边这边!”

“一早就这么有精神啊!”江波涛笑着走向吴启,但也不忘回头对孙翔说:“我们过去吧!”

孙翔也没多想就跟着走,昨晚做了一个超级讨人厌的梦,让他思考的速度又下降了。

“你们坐着啊!我去帮你们打饭!”杜明兴高采烈的上窜下跳。

“嗳!等等!我都还不知道今天吃什么!”江波涛无奈的看着飞奔而去的杜明:“这小子!什么事这么高兴?”

两人还是拉开椅子坐下。

坐在一边的方明华此时突然探头过来笑着说:“有春天的气息啊!”

“哦!了解了解,您是过来人。”
“这是自然。”方明华难得得瑟,甚至唠叨起自己的宠妻之道。
旁边一些连除了自己的妈以外,女生的手都没摸过的选手吵闹着。
坐在一边的周泽楷默默的吃着,但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这样的气氛让一开始来到这里的孙翔有点困惑,这和他以前待过的地方都不同,争锋相对的感觉大大减少,所有人几乎都相处愉快。看了几天这样的状况,他也能感觉到,在这里的竞争那是一个“我不行就换伙伴上”的氛围,并不是那么龇牙咧嘴的相对感。

就在大家吵吵嚷嚷的时候,刚才一脸心花怒放的杜明诡异的推了推车过来,上面放满了食物。

“小笼包、馒头、烧饼、杠子头⋯⋯”杜明每放一样到桌上,就喜滋滋的报着菜名。

“停!你这是做什么啊?”江波涛哭笑不得的看着摆满桌的东西,加上还有东西放在上面的推车。
“你是不是有一个志愿?”一旁的吴启看着杜明说。
“什么?”杜明一脸茫然。
“当服务生,服务大众的志愿。”吴启憋笑说道。
其他人笑了出来,杜明一脸无辜:“我这不是友爱新朋友?”说着目光看向坐在江波涛旁边的孙翔。
孙翔皱着眉头:“我⋯⋯”正想抱怨什么,一旁的江波涛就说话了。
“你也太夸张了,推车都借出来了。”江波涛无奈吐槽:“这是两个人的份量吗?这是十二人的份量吧?”
“呃⋯⋯”杜明抓了抓头:“会太多了吗?”
“难道孙翔你食欲这么好?”江波涛一脸笑意,对着孙翔开玩笑:“看不出来啊⋯⋯”
“我哪吃得下,这是喂猪吧!”孙翔不耐烦的说着。
旁边几人毫不迟疑的跟着认同的点头。
“你看吧,”江波涛看向杜明:“算了,都拿来了,看看还有谁吃得下吧?”
“你也拿你想吃的吧!”说着江波涛就快速拿了两样放在自己面前,然后对着杜明语重心长的说:“我了解你有服务大家的心,就绕两圈给大家加菜吧!”
杜明垂着肩膀:“果断的调戏,好心都当驴肝肺了。”但随后还是欢快的叫着:“好勒!杜小二来了,大家拜托!不吃完是浪费粮食!”
杜明吵嚷嚷的走动着,江波涛笑着摇头,转头对孙翔说:“吃吧,等一下还要练习。”

“哦。”孙翔挨着江波涛,快速的吃早点,刚来到这里他都还没和总是忙碌的周泽楷对上,他也是很期待,他知道周泽楷很强,但他也想知道自己对上了之后能够如何,他从不觉得他有比较差。
江波涛不知道,坐在旁边的孙翔在想着和周泽楷“对打”,如果知道了他一定会感叹孙翔不改熊孩子本性。

时间过得快,孙翔来了一阵子,和周泽楷打也打过,现在配合也越来越顺手。
他没有发现自己逐渐被轮回这里愉快的气氛给影响了,但从旁人的角度看起来他是很快的融合进了这个队伍。
江波涛可以说是功不可没,在某些敏感一些的选手眼中,他都快要变成奶爸了,那叫一循循善诱。
这些事情一条筋的孙翔根本不知道,他只觉得顺风顺水,一切都比在嘉世的时候好得太多,一定是因为没有叶修这种讨人厌的人。

他和队长搭配是越来越顺利,但他平时还是喜欢找江波涛,他觉得这个人很合他的意。

这回他用力的敲着江波涛的房门,他想找他一起去吃饭,听说附近有一家口味不错的馆子,他想吃又不想自己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江波涛。

江波涛光听到这种见鬼的敲门声就知道是谁了,他无奈的走到门口,拉开房门——不就是孙翔吗。
“怎么了?”江波涛罕见的捋了下自己的头发。
孙翔也难得的发现江波涛似乎比平常焦躁了一点,江波涛也就露出一下情绪便又恢复原本的样子。
“你不开心?”孙翔无法克制,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想知道为什么江波涛会焦躁。
“啊,没事。”江波涛摇摇头:“家中长辈在为我的人生大事烦恼。”

孙翔疑惑了一下,才会意过来:“你被催婚?为什么?你还年轻吧?”
江波涛无奈地表示:“没那么严重,就是说想帮我介绍对象,怕我一宅男不好找对象。”
“不会吧!”孙翔觉得心中有点古怪的情绪,但他一向很不擅长处理这些,很快又被江波涛转移注意力:“你来找我什么事?要进来吗?”

“喔、对。找你吃饭。”孙翔很快的说出来意。

江波涛欣然接受,那餐馆的饭菜确实不错。

从这天之后,孙翔常常盯着江波涛出神,每每江波涛被看得疑惑都会询问,但孙翔总说不出个所以然。
直到某一天,孙翔又如刚来的时候一样,走出房间的时候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路过的江波涛好奇问了一句,谁知道孙翔突然像是见鬼了一样,碰的一声又退回房间关起门来。

他疑惑的看着孙翔关起的房门,上前想要敲门。这一大早的搞什么呢?

谁知道他手才摆到房门前,还没敲着呢,里面的人又拉开房门,差一点就要敲到对方身上了。

“嗳、等一下?”江波涛吃惊的声音响起。
打开的房门伸出了一只手,快速且用力的把毫无准备的江波涛拉了进去,接着门用力的关上了。
有些听到声音的选手好奇的探头,但没看到人也就耸耸肩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江波涛被拉进房门,疑惑的着孙翔,这人现在的举动他搞不懂了。一向想法很简单的孙翔突然古怪起来,让他很是困惑,他想不起来是自己有哪里得罪对方了吗?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吗?”江波涛关切的说着,此时孙翔拉着他坐在床缘。

孙翔的样子不能说太好,没睡好导致脸色有点苍白,头发也翘起几根显得有点凌乱,只一双眼目光灼灼。

孙翔嘟哝了一阵子,几句话含糊在嘴中让人听得不是很清楚,难得的犹豫让江波涛更是好奇。
只是接下来孙翔的动作简直是诡异了,他看着孙翔居然躺下⋯⋯头就这样放在他腿上?

这是把我当抱枕?他哭笑不得的往下看着孙翔的侧脸,他实在不知道孙翔这是在做什么了。

孙翔头枕在江波涛的腿上,伸手抱住江波涛的腰。昨天他做了个梦,梦里面怀抱中的这个人和大家介绍自己的未婚妻,他觉得那个人一点也配不上,然后就气愤的醒了。

他探头进对方的怀中,闻了闻,原来梦里那女人闻到的味道是这样啊?

“⋯⋯孙翔?你这是做什么?”江波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的动作,差点就问他吃药了吗?

孙翔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多古怪,他愣愣的向上看着江波涛一脸无奈的表情,一句话就脱口而出:“你人真好。”

江波涛无奈的看着眼下的人:“谢谢称赞,如果你没睡饱现在还可以休息一会,但是我得先去练习。”

“所以,你要不要先放开?”江波涛斟酌了下说道。

孙翔放开江波涛,但头还是枕在江波涛的腿上,他目光灼灼,向上看着江波涛因为疑惑而垂下的脸:“我好像喜欢你。”

江波涛停顿了一下,他有点僵硬的看着对方专注的眼神。这就是这熊孩子最近古怪的原因吗?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孙翔就说:“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江波涛觉得对方又在用神奇的思维想事情了,但很显然的,孙翔脸上流露出的表情表示了他的认真。

孙翔没得到答复,很不满意,挺起身撞上了江波涛的唇。

两人唇瓣对撞,快速的分开后孙翔捂着嘴,刚才用力过猛撞到牙齿了,那个痛。

江波涛也捂着嘴,往下看着趴在自己腿上的这位的状态,哭笑不得的笑了,清朗的笑声让孙翔忍不住抬头看着对方。

“你是不是傻?”江波涛捂着嘴,除了忍不住发笑,他的嘴也有点痛。

他发现他并不讨厌刚才发生的事,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一向很容易发现细节的江波涛此时也不清楚了。
看着眼前因为自己的话正恼怒的看着自己的孙翔,他伸手拉开对方捂着嘴的手,看了下:“没事,有点红而已。”
紧接着他弯下腰,在对方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轻轻贴上了那因撞击而有点泛红的唇,接着两双唇瓣相贴着厮磨了下。

“是这样才对。”江波涛带着笑意看着眼下的人,只见孙翔耳朵都发红了,一双眼有点发直,盯着自己。
江波涛觉得他自己的感觉没有错,不只是不讨厌,是挺好的。
“再来一次。”孙翔抬头瞪着江波涛的笑脸,但嘴中说出的话却截然不同的率直。
江波涛愣了一会,笑声从嘴边溢出,然后他又俯下头,他没有再吻上那双唇,他只是凑在他耳边,轻声说着:“我同意你的要求。”

“什么?”孙翔被耳边的声音弄得心烦意乱,嚷了一声。
这次江波涛覆上那双唇,堵住那人将要煞风景的抱怨,而这也顺利的转移了眼下这人的注意力。

他撬开那双唇的时候想着,对方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吗?

放开对方后他注意到孙翔正喘气着看着自己,显得有点目瞪口呆。
他想,也许对方从来没想过?他伸手轻轻的捏了捏孙翔发红的耳朵。
被那只手揉捏着耳朵,孙翔忍不住想要侧开头,又忍不住想要继续,那感觉让他头皮一阵麻痒,他瞇起眼,最后按住了江波涛的手。
“和我在一起吗?”孙翔固执的想要亲耳听见。
“好。”
孙翔高兴了,坐起身,拉起坐在床缘的江波涛。
“走,去练习了。”江波涛哭笑不得的跟着脚步轻快,头发乱糟糟但却像是忘记了似的孙翔,也跨步走出房门。

END

本来应该还有,嗯,比较刺激的描述,不过后来想一想没继续,应该也没啥人想看吧。

评论(5)

热度(64)